文章故事
首页 | 博亿堂bo98官网手机版 | 亲情文章 | 友情文章 | 生活随笔 | 校园文章 | 经典文章 | 博亿堂bet98pt老虎机手机版 | 励志文章 | 搞笑文章 | 心情日记 | 英语文章 | 会员中心
当前位置:文章故事>博亿堂娱乐>爱情>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

浣溪纱

作者:阿榧榧香 来源:文章阅读网 时间:2017-09-30 11:01 阅读:

  “娘娘!”

  我没有理睬身后婢女们的疾声呼唤,径直穿过长长的回廊,奔向了吴王的寝宫。黄墙红柱,巍峨而立,灰色的飞檐斜斜升向天空,在这个并不明艳的天气里,往日的雄伟竟然化作了苍凉。

  我在门口停下了脚步,看着坐在塌上的那个失魂落魄的男子,昔日那张飞扬着阳光般神采的脸上变得黯淡无光,我的心顿时揪紧了。

  “王!”我扑向了他,半跪在他的身前。

  他的脸转向了我,眼睛才有了几分生气。

  “夷光?”

  我热泪盈眶,这个名字被他千百次的呼唤过,有温柔缠绵着的,有明快轻佻着的,有爽朗干脆着的,但从来没有这一刻的迟疑。我知道吴国将倾,如今大势已去。

  勾践卧薪尝胆,一举攻吴,必是有备而来。而我,就是他的帮凶。这个念头,更令我愧对眼前这个待我千觞柔情,百种迁就的男子。

  我把头埋在他的膝间,泣不成声。

  “父王!”进来的是一位英俊的男子,年纪尚轻。这是吴王最有才华的儿子地,他长得极像不久前才战死沙场的哥哥友。

  想起年轻的太子友,我的心更揪作了一团。那是一个多么年轻而充满朝气的男孩,却丧身在越军之中。

  吴王抬起头来,失神地看向地,一只手却把我紧紧搂住。

  “父王!”地手中持剑,急急地看向父亲,“是这女子迷惑了父王的心智,是她,狐媚惑主。她是越王勾践派来的奸细,儿臣要手刃此女,为我大吴战死的这些将士一泄心头之愤!”

  我看向吴王,他的眼中有一抹一闪而逝的伤痛,但声音依旧低沉而坚定:“不行,地!寡人不允许你伤了夷光一根毫毛!”

  “父王,您醒来吧!为了她,我吴国的大好男儿热血洒疆场,父王甚至为了她杀死了功勋盖世的伍太师啊!”地跪了下来,一双眼睛愤怒地盯着我。

  我瑟缩了一下,想起伍子胥那双不肯闭上的眼睛,心中刺痛起来。我不是有心要杀他的,只是……

  然而,吴王的胳膊却更加紧紧地拥住了我。“地,这些都是寡人心甘情愿的,怪不得夷光。纵然为夷光丢了江山,寡人亦无悔无怨。”

  我愕然地抬头看向他的眼,分明瞧见他的瞳中只有我的两个小影。他怎能对我如此深情无悔?是我害他山河易主,是我害他身背骂名,是我害他成亡国之君,是我……都是我。

  “父王,您糊涂了。这夷光,本是范蠡的心上人,如今我大吴江山尽入越人之手,她也将重回范蠡的怀抱,或者成为越王的宠妃,父王!”

  “这样也好,免得夷光遭受了凌辱。”吴王失神地喃喃低语,我感觉到肋骨被压得生疼,他把我抱得太紧,连呼吸都似乎染上了几分痛楚。

  我心头大痛。是的,我是越人,如果不是为越国,我怎也不会抛弃年迈的娘亲和范子。范蠡,我心头叹息,是他劝说我为国舍家,为义舍爱。可是,比起面前的吴王,我炫惑了,范蠡,他可有吴王这般爱我?

  王子地愤而掷剑在地,怒视着我:“我大吴江山尽毁于你之手!”

  我默然低首,泪潸潸而下。这十多年来,我独享吴王的专宠,他对我的好总令我进退两难。我既不忍他成亡国君,却又违背不了范子的谆谆告诫,我怎忍我越国子民遭涂炭之苦?

  而今,我得尝夙愿,可是为什么我的心却比赴吴时更加的苦涩?

  吴王却温柔地把我扶起:“地,寡人明白,是寡人负吴。但,如果时光倒流,让寡人再选择一次,这依然是寡人不悔的选择!”

  王子地呆立半晌,恨恨地跺了跺脚,返身出了宫门。我听到侍女冰若的一声惨叫,骇然回望,吴王的眼里满是歉然。想来王子地顺手杀了她泄愤。事实上,吴王亲手杀掉的嫔妃更不止一个。只有我,他却不曾伤了一根头发……

  “大王,我们快退吧!”随着一声沉稳的呼唤,进来的正是吴国最负盛名的大将王孙骆。他长得虎背熊腰,有万夫莫挡之勇,在吴国的地位举足轻重。

  他看了我一眼,欲言又止,只是恨恨地跺了脚,提剑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。

  吴王转头看着我,眼中盛装着满满的不舍:“夷光,你回越国去吧,吴国……是完了。”

  看着他茫然的眼神,我悲从中来。是我,害了他,可是他自始至终没有一句埋怨,纵然面对满朝大臣的苛责,他仍然一力维护。我抱住了他的腰,泣不成声。

  “夷光,你是越国的英雄,勾践虽然量小,但对你一定会恩遇有加。”他伤痛地抚了抚我的脸颊,“夷光,你的如花娇颜,寡人再看不到了。其实这霸主也罢,江山也好,寡人又留恋什么呢?只有你,是我最珍视的宝贝。”

  我轻泣:“王,让夷光陪着你,我不要回越国,不想看到勾践。咱们可以找一处谁也不认识的地方,我纺纱,您耕地……”其实,我也知道,这不过是我在痴人说梦。勾践恨吴王入骨,哪怕天涯海角,也逃不脱越国的追踪。

  想起我临行吴国时勾践那双小眼睛里色迷迷的神色,我忍不住打了个寒噤。也许他会成功,会成为一代枭雄,甚至会取代吴国成为这个时代的霸主,但永不会成为我的英雄!

  我的英雄只有一个,就是这对我温柔如一的男子。

  范子呢?我知道他是天纵奇才,可是为了越国,他意忍心把我送入吴宫。他……真爱我吗?我微微闭上眼睛,叹息了一声。即使他爱我,也及不上吴王爱我之万一。

  在这时,我明白过来,这世上最爱我的人正是吴王,再没有别人。对越国,我已尽忠,现在,是我为情任性的时候了。

  “夷光。”吴王轻轻拥住了我,“你回越国吧。这一回寡人是彻底地败了,但是勾践为人阴险,城府极深。越后又陪他入质吴国,卧薪尝胆,也是个厉害角色。夷光,你不如陪范蠡隐退吧。至少,他还算是个君子。”

  在泪光里,我看到吴王深情而不忍移开的眼眸,一时痛彻心肺。这一刻,纵然粉身碎骨,我也愿陪他走上逃亡路、断头台……

  “王。”我反抱住他,温柔低语,“夷光不是木头人、石头心,王对夷光的好,夷光早已感知于心。今天夷光纵然无法再与王相守,来世亦要伴君一路同行。”

  吴王身躯一震,眼光中的神采竟连天地都为之失色:“夷光,你真爱寡人吗?”他问得期待而迟疑。

  泪在颊上,但我微笑。因为一直以来压在我心上的桎梏终于去除。这个男人,不再是害我国破家亡的仇敌,而是让我爱彻肺腑的爱人。

  我抬起头,迎着他狂喜中犹不能置信的眼神,坚定而温柔地说:“是的,王,我爱你。不仅仅是今生,来世我仍要爱你!”

  “夷光!”他紧紧抱住我,这声深情的呼唤似乎已在他心底酝酿了几个世纪,这时才终于迸发了出来。

  我觉得心神颤动,这声呼唤似乎已经唤到了我的的骨髓。尽管知道大难临头,我仍感心神俱醉。

  “王!”我泣道。

  他温柔地吻去我颊上的泪痕,细腻温存。我忍不住攀上他的颈,热烈回吻。这个吻,是我入吴十多年来第一次毫无保留的奉献。国仇家恨,早已被我尽抛脑后,唯一留下的,就是眼前这个深情无悔的男子。

  吴王立刻感觉到了我深情如许的缠绵,他欣喜地加深了这个吻。我但愿这一刻,能与天地同存。

  “王!”王孙骆冲了进来,吴王才恋恋地离开我的红唇。我赧然垂首,却仍眷恋着他的味道。

  “骆,什么事?”我听到吴王懒散的声音。

  抬眼看去,王孙骆正呆呆地看着我们,半晌才记得施礼。

  “王,我们快离开姑苏台吧,范蠡已经带人杀过来了。他……”他迟疑了一会才继续说,“他在找娘娘。”

  吴王的身子微微颤了一下,慢慢地把头转向我,苦涩地说:“范蠡……他大概是来救你的。”

  我坚定地迎上他的眼:“王,越国的夷光已然死去,只有王的夷光仍然活着。纵然前路已绝,夷光仍然要陪王走一遭。”

  “夷光!”吴王不能置信地看着我,眼中的神采是如此夺目,以至于我的神亦为之沉迷。

  王孙骆看向我的眼神多了几分温和,对我微微一笑,大概表示嘉许?

  他深施一礼:“就让骆护着王与娘娘离开姑苏台吧,我们仍有无数好男儿愿誓死保护大王。”

  吴王深深看了我一眼,我伸出手去,紧紧地握住了他的。

  顿时,入吴以来总盘恒在我心头的彷徨空虚尽皆飞去,只余对吴王的深沉爱恋仍驻心间,心里一下子充实了起来。原来,我早已如此不能自己地爱上了这个男子!

  我最后凝望了一眼姑苏台,那里已有火苗跳跃。我愕然望向王孙骆,后者的双目满是怒火。

  姑苏台,曾是我受尽眷宠的见证,吴王为此大耗土木。而今,台虽毁,情未老。我紧紧握住吴王的手,跟着他走向了未知的前路。

  一路上,吴王都牵着我的手,不肯稍刻放离。王孙骆持剑护在我们的身前,但我们只得五六十名士兵护卫。之前一役又已令数千吴国男儿丧身台下,我已预知越国的相逼,勾践万不肯让吴王逃脱,这一回他必是倾全国之力追杀吴王。我悄悄瞥了一眼吴王,他双唇紧闭,眼中是坚毅的神色,加上脸上刚毅的线条,这就是我的英雄。纵然是穷途末路,也仍是我的英雄!

  他把头转向我,眼神骤然变得温柔若水,一如深藏在我脑海中的每一个缠绵记忆。我的手略紧了一下,展开一个微笑。

  “夫差在这里!”

  一声大喊几乎令我晕去,勾践果然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。我感到吴王的手臂拥住了我的腰。抬头看去,他的眼里没有惊慌,只有对我不容错认的深情。

  “夷光!”一骑如飞而来,穿着银白色战甲、威风凛凛的,减了两分往日的儒雅,多了几分我不曾见过的勃勃英气。正是范蠡!是他,亲手把我送入了吴宫。

  我没有答话,感到吴王的手臂轻颤了一下。我回首给他一个坚定地微笑,才从容地看向范蠡。

  这个男子,曾经伴我度过无数个不眠之夜。在梦中,他就是解救我的王子,带我奔向梦想的仙境。但如今,当我面对他时,心中竟然再不起一丝涟漪。

  “夷光!”范蠡喘着气从马上跃下,“夷光,越国胜了!夷光,我来接你回去了!”

  我静静地看向他,然后缓缓摇头:“不,夷光是吴王的妃,如何还能回越国去?”

  “夷光,你傻了!”范蠡急急地面对我,“你是越人,忘了当年你入吴时我的话了吗?你是越国的大功臣,自然该回到越国去。”

  我的嘴角露出了一个嘲讽的微笑:“范大夫,夷光只是一介女子,既已从了吴王,如何还能再事他人?何况,吴王待我义重情深。对不起,我为越国已尽了忠,我对吴王却需尽情。”

  范蠡惊愕地呆在当场,半晌才回过神来,讷讷地说:“夷光,你忘了,夫差害你家破国亡,你怎能身事仇敌?”

  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:“当年,是谁把我送入吴宫身事仇敌的?吴王虽令越亡,即几时令我家破?是范大夫让我离开娘亲,竟连最后一面都不曾得见!”

  想起娘亲翘首盼望女儿归去的情景,我的泪差点忍不往落下。娘只得我一个女儿,却没能为她送终,我愧为人女啊。

  “但那时……”范蠡争辩。其实我不用听他说完,也知道无非是一篇家国大义的说教。

  我不再理他。曾经,我把一颗芳心系在他的身上,不为他居高位,只为他是个有情有义的男子。但正是他,生生地把我推离年迈的娘亲。我虽知他为国呕心沥血的情衷,却再无法把一颗芳心捧给他。

  “越王就要来了,夷光,你坚持要跟随夫差,那是死路一条!”范蠡苦口婆心地劝说,“夷光,我一直爱你的是不是?只是没有国哪有家,你一向深明大义。为我入吴,我感激,夷光,跟我走吧,我会待你如珍宝一般。”

  “珍宝?”我笑了笑!望向身边这个正楼着我的男子,“有人待我如江山之重也可轻言弃之。范大夫,你可待我真如珍宝一般,轻易以江山为名把我护送入吴!”范蠡瞠目以对,呆若木鸡。

  “范大夫可否允诺本王两个条件?” 吴王搂着我,注目范蠡。

  “请讲!”范蠡微微一愣,似乎惑于吴王的气度,急忙拱手为礼。

  “善待夷光,力保降将!”

  “夷光……早有定夺。至于降将,范蠡定当面呈越王,竭力保全!”

  “王……”周围的吴兵哗然。

  吴王摆了摆手,示意众将放下武器。

  “不!夷光不需要任何人的善待,王去哪里,夷光就去哪里!如今夷光娘亲已亡,难道王忍心让夷光孤苦伶仃吗?”我轻轻依偎在他的胸口。既然决心已下,心里早已一片平静,此刻我不在乎世俗礼教。

  吴王缓步向我走来,行至触手可及的前方,戗地一声拔出配剑,恋恋不舍地凝视着

  我,惨然一笑:“夷光深情若斯,夫复何求?背负昏君之名又有何妨?!”

  我不及阻拦,已见他横剑一抹,血溅当场。

  “王……”吴国众将士跪倒在地,哀嚎声此起彼伏,连成一片。

  我不顾一切地冲上前去,将他摇摇欲坠的身躯紧紧地搂在怀里,轻抚那苍白的脸颊,轻轻呢喃:“王……”

  “来生,再让我爱你一次!”吴王的神色逐渐黯淡,但那眸中的温柔却让我心悸。他深情若情,我如何回报?

  “王,骆陪你去!”王孙骆单膝脆地,拔出了自己的佩剑。

  我趋步上前,自他手中抢过了剑:“王孙将军,黄泉路上,夷光会陪着王一起走!这许多年,王征战连绵,并不曾享有多少快乐时光。而今,他终于放下了霸业,夷光要陪着他!”我微笑,看着跪了一地的吴国将士,看着范蠡一脸的震惊,心里一片平静,缓缓把剑横向了脖子……


上一篇:写给我来生的爱妻   下一篇:没有了
用户名:(新注册) 密码:
[收藏本文]
发表读后感:
本栏随机推荐文章
·从此
·无畏开始与结束
·风吹麦浪
·你好,26岁
·这是你要的房子和车子,没有爱情
·你呀,就是嘴硬
·虽然新娘不是我,但是新郎我爱过
·心深处,念你如昔
·最好的爱,是一生;最好的情,是
·你有删过自己爱的人吗?
·烫一壶浊酒,醉了思念的人儿
·你是我的此生不换,我是你的思念
相关短文
·写给我来生的爱妻
·紫陌红尘,许你三千繁华
·卿本佳人
·因为懂得
·桃花殇
·相亲时代的爱情
·如果还有来生我是否还愿想起你
·我那么喜欢你,一定也会原谅你不
·总是假装不爱你
·懂,不语本真情……
·写给未来的你的一封信
·最好的爱,是一生;最好的情,是

Copyright © 2007-2014 文章阅读网 版权所有.情感文章,散文随笔,美文故事在线阅读